徵_Issing

(๑• . •๑)

不愿

接着之前的心病的那个脑洞,是想到哪写哪了,关于林奚为什么刺自己一刀和心病的原因只是构思了还没写,感觉后面的好写一些就先写了后面的。
小学生文笔
↣↣↣↣↣↣↣
不愿
林奚是有私心的。

虽身边人都说她万事看的通透,但在萧平旌这人身上,倒是生了一丝私心的。

“你身为医者,必是知道如何一刀致命,可你夺了平旌的刀,刺于腹部右下方,此处虽是脆弱,但是却不致命,在半个时辰内得到救治止血就无大碍,只不过你下手略重,刀没于腹部一寸,你这……”蔺九看着面前的女子从容的看着医书,听到他的此番话,脸色也并未有何变化,便停下了要说的话,林奚看他不打算说下去了,于是放下了手中的医书,直直的看着他,似是示意他继续说,无碍。

“你这一刀只是想消除平旌心里的怨气,想让他不再逃避,你这又是何必呢?且不说他躲你就躲了一年有余,你也心甘情愿陪他这么拖下去了,好不容易等他上山了,来了这么一出,让你落得如此,他能否想通,谁又说的准?”

蔺九说到此,抬眼看了看林奚,看她竟已红了眼眶,蔺九也只能停下了他要发的牢骚,自顾叹了口气。

“奚妹,你我自兄妹相称起,我便待你如亲妹,诚不忍看你如此,你本就话少,现如今,竟一句话也说不出了……”

林奚心里又何尝不懂,她只是不愿再等了。

萧平旌心里关于自己的那道伤口,若还是像他之前那样躲着,要躲到何时才能愈合呢?她虽心中有愧,但她亦是委屈的,那道伤口,又何止与她一人有关,平旌心中有伤,她又何尝不痛呢?在琅琊山的这一年,蔺老阁主和蔺九对她的劝导,蒙浅雪对她如初,才使得她渐渐想开,她那么做也是为了救他,萧大哥和老王爷不怨他,蒙姐姐也原谅了她,为什么就是那个人他还不肯原谅呢?所以当林奚听到萧平旌对蒙浅雪说出他心中的想法时,她便抽了他的刀刺向自己的腹部,她也有想过一刀致命,但她却是有私心的,她还是想看看萧平旌能否正视自己的内心,能否原谅她,能否明白她的用意……林奚还想知道,他是否在乎她……这种蠢办法,也是她当时心如刀绞又愤愤不平,一冲动,便做了,事到如今她也不后悔。

林奚看到蔺九苦恼的样子,隐了悲伤的情绪,舀了一盅茶放到他面前,冲他弯了弯嘴角。

“你这笑的比哭还难看……”

林奚生生忍着瞪他的念头,就又如往常一般平静了。

↣↣↣↣↣↣↣
依旧怂不敢打旌奚tag,大大太多我这小学生文笔不敢见人,只敢暗戳戳打林奚小姐姐的tag。

本来很早就构思好了,这个星期的剧情竟然有点甜,所以虐不下去,但是又被二傻子的“对不起”气到了所以就又写了。
小学生文笔,轻拍(*꒦ິ⌓꒦ີ)

评论(5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