徵_Issing

(๑• . •๑)

心病

心病
“我……死了吗……”林奚刚睁开眼,看了看四周,虚弱的吐出几个字来。

“没呢,有老阁主在,想死可没那么容易。”蔺九压抑住心中的悲痛,故作轻松的说道,然后起身想要去叫老阁主过来看看。

林奚忽的闭上了眼,琅琊山此时安静的可怕,只有门外潺潺的水声,姑娘再次睁眼时,那眼里的本该有的点点星辰不见踪影,只像那深不见底的潭水,渐渐的,潭里的水漫了出来……蔺九心里一痛,顿时无法再动作,只有紧锁着眉头,盯着姑娘出神……

“太难了……”

林奚不能说话了……自她再次醒来就没有再与旁人说过话了,在老阁主的调理下,林奚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了,根本不像是刚从鬼门关拉回来的人,可这不说话……连老阁主也没有办法。

“这是心病啊,不是她不能说,是她不愿说啊……”老阁主丢下这句话,就接连的叹气走了,蔺九不愿看到自家妹子这么无神的模样,也接连摇头跟着老阁主走了。

平日里热闹的屋子一下就安静下来,林奚望望窗外,然后径直拿起床边的医书看了起来,事不关己的样子,完全不像是让琅琊阁操心了两三月的人。

“妹妹,看看我今天给你做了什么好吃的,策儿馋的不行,我都没让他动一点,这可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”蒙浅雪提着食盒走了进来,边说着话边将她做了好几个时辰的佳肴摆在林奚床前的桌子上,还要提防着在一旁目不转睛盯着美食的萧策。

林奚见到此景,终是弯了嘴角,放下手中的医书,将手覆到蒙浅雪不停忙做的手上,等到蒙浅雪抬头与她对视,只见她朱唇微动,仿佛在说话,可是却没有声音,但蒙浅雪却懂了。

蒙浅雪紧紧握住林奚的手,眼泪不住的往下流,把一旁的策儿吓的不轻,他慌张的拍了拍突然陷入悲痛的母亲,又转头疑惑的看了看浅笑的婶婶,感觉到这是他无法理解的事,只好抓起桌上的桂花糕往嘴里送……

“姐姐,我可还了?”

↣↣↣
被二傻子的“朋友”气的不轻,开脑洞想虐虐他,也不知道打这个tag有没有人看见,毕竟小学生文笔……等我把前面虐二傻子的情节码好再发旌奚tag吧……

评论(1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