徵_Issing

(๑• . •๑)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不愿

接着之前的心病的那个脑洞,是想到哪写哪了,关于林奚为什么刺自己一刀和心病的原因只是构思了还没写,感觉后面的好写一些就先写了后面的。
小学生文笔
↣↣↣↣↣↣↣
不愿
林奚是有私心的。

虽身边人都说她万事看的通透,但在萧平旌这人身上,倒是生了一丝私心的。

“你身为医者,必是知道如何一刀致命,可你夺了平旌的刀,刺于腹部右下方,此处虽是脆弱,但是却不致命,在半个时辰内得到救治止血就无大碍,只不过你下手略重,刀没于腹部一寸,你这……”蔺九看着面前的女子从容的看着医书,听到他的此番话,脸色也并未有何变化,便停下了要说的话,林奚看他不打算说下去了,于是放下了手中的医书,直直的看着他,似是示意他继续说,无碍。

“你这一刀只是想消除平旌心里的怨气,想让他不再逃避,你这又是何必呢?且不说他躲你就躲了一年有余,你也心甘情愿陪他这么拖下去了,好不容易等他上山了,来了这么一出,让你落得如此,他能否想通,谁又说的准?”

蔺九说到此,抬眼看了看林奚,看她竟已红了眼眶,蔺九也只能停下了他要发的牢骚,自顾叹了口气。

“奚妹,你我自兄妹相称起,我便待你如亲妹,诚不忍看你如此,你本就话少,现如今,竟一句话也说不出了……”

林奚心里又何尝不懂,她只是不愿再等了。

萧平旌心里关于自己的那道伤口,若还是像他之前那样躲着,要躲到何时才能愈合呢?她虽心中有愧,但她亦是委屈的,那道伤口,又何止与她一人有关,平旌心中有伤,她又何尝不痛呢?在琅琊山的这一年,蔺老阁主和蔺九对她的劝导,蒙浅雪对她如初,才使得她渐渐想开,她那么做也是为了救他,萧大哥和老王爷不怨他,蒙姐姐也原谅了她,为什么就是那个人他还不肯原谅呢?所以当林奚听到萧平旌对蒙浅雪说出他心中的想法时,她便抽了他的刀刺向自己的腹部,她也有想过一刀致命,但她却是有私心的,她还是想看看萧平旌能否正视自己的内心,能否原谅她,能否明白她的用意……林奚还想知道,他是否在乎她……这种蠢办法,也是她当时心如刀绞又愤愤不平,一冲动,便做了,事到如今她也不后悔。

林奚看到蔺九苦恼的样子,隐了悲伤的情绪,舀了一盅茶放到他面前,冲他弯了弯嘴角。

“你这笑的比哭还难看……”

林奚生生忍着瞪他的念头,就又如往常一般平静了。

↣↣↣↣↣↣↣
依旧怂不敢打旌奚tag,大大太多我这小学生文笔不敢见人,只敢暗戳戳打林奚小姐姐的tag。

本来很早就构思好了,这个星期的剧情竟然有点甜,所以虐不下去,但是又被二傻子的“对不起”气到了所以就又写了。
小学生文笔,轻拍(*꒦ິ⌓꒦ີ)

心病

心病
“我……死了吗……”林奚刚睁开眼,看了看四周,虚弱的吐出几个字来。

“没呢,有老阁主在,想死可没那么容易。”蔺九压抑住心中的悲痛,故作轻松的说道,然后起身想要去叫老阁主过来看看。

林奚忽的闭上了眼,琅琊山此时安静的可怕,只有门外潺潺的水声,姑娘再次睁眼时,那眼里的本该有的点点星辰不见踪影,只像那深不见底的潭水,渐渐的,潭里的水漫了出来……蔺九心里一痛,顿时无法再动作,只有紧锁着眉头,盯着姑娘出神……

“太难了……”

林奚不能说话了……自她再次醒来就没有再与旁人说过话了,在老阁主的调理下,林奚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了,根本不像是刚从鬼门关拉回来的人,可这不说话……连老阁主也没有办法。

“这是心病啊,不是她不能说,是她不愿说啊……”老阁主丢下这句话,就接连的叹气走了,蔺九不愿看到自家妹子这么无神的模样,也接连摇头跟着老阁主走了。

平日里热闹的屋子一下就安静下来,林奚望望窗外,然后径直拿起床边的医书看了起来,事不关己的样子,完全不像是让琅琊阁操心了两三月的人。

“妹妹,看看我今天给你做了什么好吃的,策儿馋的不行,我都没让他动一点,这可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”蒙浅雪提着食盒走了进来,边说着话边将她做了好几个时辰的佳肴摆在林奚床前的桌子上,还要提防着在一旁目不转睛盯着美食的萧策。

林奚见到此景,终是弯了嘴角,放下手中的医书,将手覆到蒙浅雪不停忙做的手上,等到蒙浅雪抬头与她对视,只见她朱唇微动,仿佛在说话,可是却没有声音,但蒙浅雪却懂了。

蒙浅雪紧紧握住林奚的手,眼泪不住的往下流,把一旁的策儿吓的不轻,他慌张的拍了拍突然陷入悲痛的母亲,又转头疑惑的看了看浅笑的婶婶,感觉到这是他无法理解的事,只好抓起桌上的桂花糕往嘴里送……

“姐姐,我可还了?”

↣↣↣
被二傻子的“朋友”气的不轻,开脑洞想虐虐他,也不知道打这个tag有没有人看见,毕竟小学生文笔……等我把前面虐二傻子的情节码好再发旌奚tag吧……

拼来拼去都是这个风格,心累啊……

这个话题不就是说的宜嘉么(ಡωಡ)hiahiahia

新人入坑,坚持爱宜嘉爸爸21天了~